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2017-06-14 14:29:19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五

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德拉址集中营难侨探秘

  缘起

  2014年8月28日,通过青田旅意侨领的介绍,意大利学者高龙亶来到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博物馆收藏有一本意大利语的华侨专著《CINA A MILANO》(《米兰的温州人》),该书四位作者中有一位叫Daniele Cologna的人就是他,高龙亶是他为自己起的中文名字。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高龙亶到访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回想起当时的会面,至今意犹未尽。来自两个国家的人,从未相识,从未做过任何沟通,但对青田华侨历史的看法,特别是在研究方法上有着惊人的相似,大有相见恨晚之感。我们与他共享了一个视为研究秘密的学术资源,高龙亶报之以李,提供了15份意大利集中营难侨档案,尽管一开始他表示这些档案外传绝无可能。

  据介绍,该集中营所在城市名叫 Isola del Gran Sasso,位于意大利东南部,集中营的华人难侨史料是高龙亶辛苦挖掘的结果。工作之余,高龙亶先是找到了集中营所在的城市,然后尽力说服集中营档案保管人员,最终才拍摄到了大部分难侨档案。高龙亶说,这15份档案大部分是意大利语,只有不到10份是中文。当时华侨华人进入集中营后,随身证件一律上交,随后的时间内全部用西文名字接受管理。

  尽管高龙亶在意大利大学是中文讲师,但他也无法把西文名字和具体的青田华侨对应起来,就算到了青田,也无法做进一步的调查——既没有足够的时间,也没有足够的信息寻找难侨后代。事实上,正是这次交流坚定了我们成为国内外浙南华侨史研究中不可替代一环的信心。我们利用家谱寻找老侨信息的方法,使高龙亶对一度中断的集中营难侨研究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发展

  15个人当中有一人名叫胡超,两份中文档案,我们就从这里入手。第一份档案是标号为00631的民国华侨登记证,由民国政府驻意大利使馆于1937年7月签发,华侨证上写明他是青田一都人。一都是民国时期的旧称呼,在青田有“一都港头”的说法,可我们掌握的港头乡老侨资料里根本没有他的信息。另一份档案是一封中文信,认真研究之后发现一个问题,即信件收信人名字有三个,分别是“振林”、“松林”、“仕龙”,并没有档案的主人胡超,这与常理不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胡超中文信件

  2014年11月17日,我们在系统分析《青田侨报》的涉侨文章时,看到了孙明权写的《旅意华侨散记》,文中写到: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火摧毁了华侨谋生之梦。许多华侨辛苦经营的工厂和住家遭焚。

  如胡锡珍先生之皮工厂,全被烧光。由于中国和意大利是交战国,有三百多位华侨被关进了意大利东南部德拉址集中营,失去自由。青田胡震林等于一九三九年被关押了五年,战后才被放出来……

  孙明权笔下的德拉址集中营是否就是高龙亶所说的Isola del Gran Sasso集中营?“震”、“振”二字青田话发音相同,孙明权文中提到的青田难侨胡震林是否就是中文信中开头的“振林”?此时我们还不得而知。

  随着青田侨史研究的进展,我们发现了二战意大利赔款的全套档案,其中至少有五百位青田老侨的赔款资料。2015年1月25日,我们在收款人为郭益轩的第284号赔款收据上,发现保证人一栏写着“胡超即进林”字样,胡超就是胡进林!根据华侨史料,终于取得了关键的进展。鉴于“进”、“震”、“振”三个字青田话完全同音,我们至此假定胡超、胡振林、胡震林和胡进林四个出现在不同场合的名字根本就是一个人,因为在之前的工作中,这种青田话同音不同字的情况很多。假如来自Isola del Gran Sasso 集中营的难侨胡超就是孙明权笔下德拉址集中营的难侨胡震林,那么我们很自然可以假设Isola del Gran Sasso 集中营就是德拉址集中营。我们等待进一步的确认。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到青田县汤垟乡干坑自然村做田野调查

  2015年2月4日,旅意老侨胡锡珍先生的孙媳妇江女士为我们送来了胡锡珍老家青田胡车村的胡姓家谱,在该家谱中意外找到了胡进林的名字。

  胡进林不仅和胡锡珍是一个地方的人,甚至还是胡锡珍的堂兄,这真是个意外的惊喜!接着查阅光绪版《青田县志》,发现旧时的一都包括胡车村,如此一来,胡超民国华侨证上来自“青田一都”的信息就有了下落,一切完美吻合。我们还在家谱中发现,胡进林娶有意籍妻子,有两个混血儿子。随后的研究发现,除郭益轩之外,他还替其他数人领取赔款。由此判定,二战之后,胡进林没有像其他大部分青田华侨一样被联合国遣返,而是继续待在了意大利,我们猜测意大利籍妻子也许是一大因素。

  接下来的研究发现,中文信中位于七位寄信人之首的陈焕标,也有领取意大利二战赔款。事实上,《青田华侨史》有专门介绍陈焕标的段落——油竹人,也娶有意大利籍妻子,只是一开始我们没有把一切联系起来而已。

  2015年2月8日,我们发现《青田华侨史》大事记部分写到:“1957年1月6日,香港中国银行汇入鹤城胡车村侨眷胡进典侨汇128.95元,被人冒领。经过县公安局迅速破案,惩处了案例犯罪,保护了侨眷合法权益。”而青田胡车村的胡氏族谱告诉我们,胡进典是胡进林的弟弟,这更加证明了之前的判断无误。

  高潮

  2015年10月13日,温州大学张一立博士、陈翔老师、意大利Sara 博士到访博物馆,正巧阜山乡孙丙洪查证其父孙仲连二战陪款的事情,也在同一时间来了。孙仲连的意大利赔款调查表中写道:

  一九四〇年九月九日,于P I S A被拘两拜余,后押送集中营IOS SieiA。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六日,被移送ISOLAGS。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八日,被德军运于AQuiLA,搁数拜后运PERUGiA为工数月,后将民交于法西斯管,继被逼为工,薪金勿给。一九四四年六月十八日,联军抵达后恢复自由。种种苦难,纸墨难尽。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孙丙洪与Sara博士合影

  在我们介绍了故事的来龙去脉之后,Sara博士非常激动,她感叹道,自己作为意大利人都不知道此事,她愿为我们今后进一步的研究提供帮助。显然,孙仲连也是Isola del Gran Sasso集中营难侨之一,我们又找到了一个。

  从2015年11月开始,我们集中精力为汤垟乡征集华侨史料。在分析意大利赔款资料时发现汤垟乡干坑村有一位老侨叫邱廷森,也在德拉址集中营关押过。意大利使馆调查报告中邱廷森的青田地址为“浙江省青田县四都红口干坑”,“红口”就是现在的“洪口村”,民国时候管辖的范围很大,包括现在的小佐、干坑。为了寻找邱廷森,我们到干坑村做了详细的田野调查,采访了数位当地村民。

  下面内容摘自难侨邱廷森的意大利使馆调查表:

  一九四十年九月二十七彼牢,七十二日后解下CAMPO BABOO,后解1092101A,13.2.1941后解ISOLA,27.10.1943 BUIANO,十一月二十八日解AQUILA,披牢十四日后十二日解Pesuggie,后联军到悉放到罗马CINACITA。

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

邱廷森(申)民国护照

  显然,ISOLA就是Isola del Gran Sasso。2016年2月17日,我们给高龙亶发邮件,查询是否有邱廷森这个名字。高龙亶发来了邱廷森的民国护照,他说邱廷森娶有意籍夫人,他的儿子仍然住在Isola del Gran Sasso。

  高龙亶同时还给我们发来了新整理的集中营百人名单,我们通过数据库和家谱技术生,快速锁定了另外三十位浙南老侨的信息。

  尾声

  2016年4月20日,旅居法国的电影导演郭卿到访青田华侨历史博物馆,看见我们贴在故事版里的集中营事件分析资料,顿时发出了“是它,就是它!”的感叹。原来,郭导之前找到了介绍该集中营事件的法文原版书籍,并对此进行了挖掘,他甚至还给了我们据此改编的电影剧本,我们在该书附录的116位Isola del Gran Sasso集中营难侨西文名单里,迅速核对出了四十多位。

  我们认为,博物馆的功能除展览和保存之外,学术交流必不可少,只有持续不断的学术交流和研究,才能保持博物馆的活力。我们并不需要对每一份史料做出精准的解释,我们也不需要自己埋头撰写论文,我们应该把机会让给远道而来的研究学者,从而把学术研究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任何研究青田华侨的论文,都是对青田最好的宣传。德拉址集中营事件的研究和发酵,正是对上述思维的一个最好例证。

上一篇:我与《钱江侨音》的十年文缘
下一篇:中国华侨国际文化交流基地故事之缙云仙都黄帝祠宇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