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与石结缘50年

2012-11-27 11:09:29

与石结缘50年

文/杨镇钦

与石结缘50年

图为作者文中提及的“假山”

  家中案上有一摆件,我总习惯地称它为“假山”。其实,按它的形貌来看,确切地说不是“山”而是“峰”,是“高峰”、“危峰”、“险峰”、“奇峰”的缩影。

  这一摆件,上是“危岩”,下是“峭壁”。

  这一摆件,没有“坡”,因此也就没有“岭”。

  案上的这方假山,是一块沉积岩,原本似乎是从母岩中分离出来,又经过大自然的漫长磨砺而成为现在模样的子石。它如佛手那般大,小巧玲珑,十分得体,其形其质其色其纹,莫不赏心悦目,令人叹为观止。

  它的底座,不是红木不是紫檀,也是一方另类的沉积岩,仰承在下,让这方假山平稳地定压在上,二者显得十分匹配。

  假山长相极好,好在“四奇”具备:形态奇异,完整完美,多姿多态;质地奇好,细腻坚硬,触感滋润;色泽奇和,灰黄相同,柔美统一;纹理奇妙,层层相叠,倾斜一致。总而言之,全石奇巧万状,是件非常难得的奇石。这方假山纯粹是大自然的造化,丝毫没有人工雕琢。最令我惊讶的是:大自然怎么会把这许多奇巧都赋予给了这方小小的石头,把它打扮成多姿婀娜、风情万种的天然奇石。魅力所在,真令我神思暇想,感触联翩:

  它,远看,像雁荡灵岩拨地而起的展旗峰,朝迎旭日,晚对夕阳,与天共参,与地共存;

  它,侧面看,又像巫山的神女峰,高藏云端,风云际会,天地相接;

  它,正面看,更像赤壁。遐想之时,我如同苏东坡泛舟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怎能不想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我爱石、赏石,缘于爱人家的“近青山庐”。里面拥有各式各样的石:石阶、石槛、石楣、石窗、石凳、石几、石沿界、石道地,还有搁几上的英石、花缸中的浮石、转弯角隅处的灵璧石、后园中拟建造假山的大堆鹅卵石以及画桌上成堆可摞的印章石。当我第一次到爱人家时,看着天井照墙上嵌着的中间镂空两面刻着缠枝花纹的球面体绿石花窗时,我惊讶和赞叹了许久。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懂得了古人所说的“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的道理,对石也就喜爱了起来。

  家中的这方假山,原是我一位同事的。他对我说,是一位地质工作者从北方调回南方时带回赠送于他的。“你喜欢这些小玩意儿,我就转送给你。”同事大方割爱。那时我还不注重对石的收藏,对石的常识也一无所知,只因它生得天然别致,就从艺术的视角接受了下来。2007年,我迁居新居,几乎抛弃了所有笨重的木器家具,而对这方石头,则视之贵中之贵、重中之重,和其他所谓“贵重”物品移至新居,依然将它置于案头,与我同室,与我为友。虽然石没有语言,无法与我交流,但是它的多重品德却时时在滋润与默化着我的心田,助我养性怡情。

  这是我与石50年的结缘。

上一篇:石不能言最可人
下一篇:心中的小油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