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我在德国的邻居们

2013-01-05 17:16:27

我在德国的邻居们

德国吴志芬

  我在德国的住家非常特别,两位邻居也很特别。我的家是荷兰和德国边界(德国境内)的第一幢房子,而我的邻居尤曼呢,她的房子是荷兰和德国边界(荷兰境内)的第一幢房子,我家和她家只隔着海关,一个荷兰一个德国的住着,两个国家的人,成了邻居,相隔不到200米。尤曼是一位保加利亚人,可是她母亲有一半血统是是中国人,所以她也会说中国话。当你第一次遇见这位高大的白皮肤的人,却能够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肯定会非常吃惊。这也难怪,毕竟她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还有和我们成三角鼎力的邻居就是老Hans。我不知道老 Hans 是属于德国人还是荷兰人,他房子大部分是在荷兰,可是他的小门开在荷兰,大门又开在德国,车子也总停在德国的土地上,他和我说德语,和尤曼说荷兰语,我曾问过老 Hans,我问他:你到底是属于德国人呢还是属于荷兰人, Hans和我说,他就是纯正的德国人,我听了后很高兴,因为他是属于德国的,于是我对他有了亲切感,可是尤曼又说他是纯正的荷兰人,我想,也许他和尤曼说呢,又说自己是荷兰人的关系吧。这且也不管他。有时这儿人那儿人的,连我本人都搞糊涂了,要不是我还有本护照是中国护照,自己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那么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是属于那儿人呢。

  因为分别有荷兰和德国两家公司要租我多余的地方开发市场,所以我得亲自做很多事,其中就包含整理垃圾,如树叶,杂草,木条,塑料等等。有一天老 Hans看到我在整理树叶,把集中的树叶用一个小桶在搬运时,他主动借给了我一辆小推车。说真的,这样的推车我原来都有,什么都有,只是我去中国两年期间,很多工具被人拿走了,于是我非常感激的给了 Hans三个带感激的热吻(左脸和右脸,欧洲人打招呼时的习惯)。因为是邻居,平时也常有走动,单身的老Hans也常邀请我和尤曼去他房子里坐坐,寂寞中的他,一旦我们愿意进他那精致的客厅,总兴奋地热情地拿出他的蛋糕和咖啡出来招待。当然如果他没有这样的招待,那我是无法在他房子里呆上半个小时的。一个老头,闷——这是我对他的感觉。

  那天他拿小推车给我时,我并没有马上派上用场,因为那天我需要整理的是木条,小推车用不到。晚上我把它放到了我的后花园,第二天我突然看到,那辆小推车的轮胎坏了。昨天拿给我时,我还真没有注意到。我的租客Peter看到了,他说可以帮我修修看,我想也好,试试看,可是最后 Peter拿去也没有修成功。老 Hans在借给我小车后的第二天就出去度假了,一去就是两个星期,等他两星期回来时,我找他了,我要和他说明白,他的小推车我没有用就破了。他问我现在小推车在哪儿,我说在 Peter那儿,因为 Peter想帮我修起来,可是那天我问他了,他没有修好。结果老 Hans马上说,那么你付我20欧元我自己修吧。他突然这样的开口,我还真被他的直爽给怔住了。一时间我不知如何说好,我只模糊的说,我想想,让我想想我怎么做。

  尤曼从Amsterdam他儿子那儿回来了,我把事情的整个情况说给尤曼听,我问尤曼,这20欧元要不要付他?尤曼说:“付什么?我去给你搞个二手的,2欧元就搞定,换上去还他。这老头,都这样,以前也这样,总把自己坏的东西借给别人,然后向人要赔偿,真不道德,我以前也被他这样骗过,以后我们不要再要他的东西了。”我听了后心里不是滋味,看这老 Hans停在大门口的那辆大奔驰,这样的老人在德国拿的养老金最起码有2000欧元以上,又有一栋这么好的房子加美丽的小花园,但是可以为了20欧元骗我,我真很轻看他。经济上的太计较就是他到老还孤独一个人的原因。尤曼平时就说这老头很吝啬,今天我真正见识过了,别看他平时招待我咖啡和蛋糕,那是因为他的车子要从我的地盘上经过。我决定也不给他,打击打击他这种爱贪小便宜的习惯。

  几天过去了,我没有见到老Hans,终于有一天,我再次在门前扫树叶的时候,又远远看到老Hans在洗车子了。他一看到我,如平时一样又远远向我打招呼,所不同的是,这次打完招呼后,他过来了,我们又是吻又是抱的打完了招呼,老 Hans在我耳边轻声的问了:“琳达,你今天能把那20元给我吗?”我头脑的反应立即是,我得给他。于是我回应让他等着,我马上拿给他。我马上到楼上的房间去拿了20欧元给他,老 Hans看到我这么干脆的给他钱,兴奋地拉着我的手,要我去看他客厅里新买的衣服。我去了,也赞扬了他的衣服好看。看着用这种方式得到20欧元,我突然感受到了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在中国,这样的老人应该是品行很受人尊重的,可是在这儿,这样的为人,很难有好的朋友好的亲人!

  第二天尤曼回来我又把整件事告诉了她,尤曼怪我给他钱,但是我想,一个这样的老人,我应该给他面子。我和我的一位好朋友在电话聊天时也说起了这事,我说,其实我们平时都说自己喜欢做好事,为大家服务,这样的一个老人,我给他钱是维护他的面子。也说不好他何时还在我们面前,何时又离开我们去见上帝。20欧元,合中国钱才160人民币,不够我们去咖啡厅点几杯咖啡,但是我能让一位老人高兴,同时又让邻居间的和睦关系继续维持下去,我感觉很值得。

  老Hans现在见到我,仍然会远远地就打招呼,仍然高兴的想和我聊天,我也快乐其中……

上一篇:科莫湖:阿尔卑斯山下的最美湖区
下一篇:因为松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