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丝路驿站: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博览会会馆

2015-09-23 16:30:43

丝路驿站: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博览会会馆

文/罗胜雄

  早就知晓宁波有一个高丽使馆,也曾偶尔路过,却始终无没走进探究。现今丝绸之路正热,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笔者走进高丽使馆,了解了历史,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

  高丽使馆的前世今生

  高丽使馆旧址位于宁波市海曙区月湖东岸宝奎巷一带,是昔日宁波港对外交往和中国与高丽友好往来的历史见证。

丝路驿站: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博览会会馆

  宁波地处东海之滨,古称明州,高丽使馆是北宋时期明州接待高丽来使的住所。明州接纳高丽使者的历史可上溯到北宋初年,熙宁七年(1074年)宁波开始接待高丽使者。北宋政和七年(1117年)明州太守楼异奉宋徽宗旨意,在明州设置“高丽司”,管理与高丽国往来的有关政务,并在月湖东岸“菊花洲”上创建了国家级迎宾馆—— 高丽使行馆。高丽使馆是宁波“海上丝绸之路”与外埠政治、商贸往来的一处重要文化遗存。

丝路驿站: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博览会会馆

  明州在建高丽使馆之前,在定海县(今镇海区)原建有接待高丽来使的乐宾馆和航济亭,应是明州高丽使馆的前身(航济亭遗址位于镇海区招宝山街道南大街路与城河路交叉口镇海百货大楼附近)。北宋末年,随着高丽使节的频繁往来与规模的不断扩大,原有机构与设施确已不能胜任,乐宾馆、航济亭建于远离明州府城的定海(镇海),在一定程度上使得管理、运作产生困难。因此,设立与形势发展相匹配的官僚机构,建设新的馆舍,提供食宿、办公,安置随行人员,拓展贡赐贸易之货物堆放、交易场地等,成为当务之急。迎送高丽使节、建设新的馆舍需要大笔的资金,而北宋晚期的政府财政捉襟见肘,宋徽宗对此一筹莫展,恰在此时,楼异的出现解了朝廷之困。

  楼异,字试可,明州奉化人。元丰八年(1085年)进士。北宋政和七年(1117年),楼异调任随州知州(今湖北随州市),入朝陛辞宋徽宗。据传楼异不愿去随州为官,想回故乡明州,经人点拨,知晓了宋徽宗正为宋廷接待高丽贡使财政拮据而为难,因此向徽宗皇帝建言在宁波设来远局,废鄞西广德湖为田,建高丽使行馆,造神舟巨舶和画舫百艘,以供出使高丽及高丽使者来宋之用。建议得到宋徽宗采纳,楼异改任明州知州,专办此务。楼异到任后,下令提闸放水,使百舸争流、溉田万顷的广德湖成为桑田。此举“治湖田七百二十顷,岁得谷三万六千”。一举得朝廷恩宠、解高丽贡使财政匮乏之困。随即楼异在月湖菊花洲上创建高丽使馆,这是宋廷设在江南的唯一一所高丽使馆。不过,所谓的“高丽使馆”,应称之为“高丽使行馆”,实际上是北宋王朝的国家迎宾馆,所有权属宋朝廷,高丽来使不享有现代意义上的治外法权,与如今所说的“大使馆”有本质的不同。迎宾馆作为政府招待中外使者、商团的馆舍,是民族交往和中外文化往来的窗口,有着重要的政治意义和经济意义。有时在其中举行一些简单礼仪性的“国事”活动,也是宋廷宴劳和向外国使节赐物的场所。迎宾馆还是国际或国内政权之间经济贸易的主要场所。允许使者在馆内从事贸易,是宋代馆驿功能上的一大变化。宋朝廷曾鼓励东京商人到高丽使臣驻地—— 同文馆进行贸易(当时这种方式较为流行,宋与西夏议和后,将“使至京时,就驿贸易”作为条约的主要条款而缔结下来)所以,迎宾馆也是宋朝对外合法贸易的地点之一。我国历史上很少有以他国命名并专用的馆驿,明州高丽使馆是中国古代对外关系史的一朵“奇葩”,它的设立对明州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高丽使团来宋,大都兼有贸易。宋使团去高丽,亦置办大量货物随船前往,于高丽首都开城聚市,罗列百货,进行贸易。此外,民间贸易也更加繁盛,宋时明州与高丽有记载的贸易往来120余次,少则几十人,多达百余人。宋商在高丽受到较高礼遇,有的还登朝入府,成为高丽王朝的座上宾。高丽使者每次一到,宋廷即派引伴官接引,回则有送伴使护送,一路笙歌、一路欢宴,沿途地方长官依礼出城迎送。宋朝使臣去高丽,高丽也隆重接待,在开京建有专供宋使下榻的顺天馆。宋朝皇帝和高丽国王经常接见并宴请对方的使臣,并“赏赐”大量“礼物”,加之使团自身携带有大量的贸易货物,也需要适当的地方堆放、交易。路途过于遥远,需对原有的亭馆驿舍加以改造,有的还需重新建设。因此,这种以迎宾、接待为目的“高丽使馆”也就应运而生了。

  明州远离东京汴梁,政治地位相对较弱,高丽使馆的创建,使远离京畿的明州一时成为中国大陆与东亚交往的唯一口岸,一举提高了明州港城的政治地位。由于迎送高丽使节,促进了“海上丝绸之路”的繁荣,推进了区域经济的高速发展。操办丽务,扩大了明州造船业、航运业的规模,基于航路的开通、友好关系的长期稳定延续,双方贸易往来通过合法方式得到更迅猛的发展。输往高丽货物,有相当一部分产自明州当地,也有产自周边地区。北宋末期,这种交流达到一个高峰。由于北方战争引起的交通阻塞,明州一度成为对高丽等国官方往来以及海外贸易的唯一合法港口。

  明州高丽使馆不仅促进了明丽之间海上丝绸之路的进一步繁荣与发展,扩大了宋丽双方交流的层面,使科技方面的建筑、中医、历法、雕版、印刷、制瓷、纺织、造船、航海、农业技术与良种等,文化方面的书籍、音乐、诗歌、学术等,宗教方面的典籍、宗派学说等全方位双向交流。同时也使双方人员特别是商人之间的往来合法有序,空前繁荣,一些商人积极介入,促进双方经济文化的发展。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八月,金兵再次渡江南下,铁蹄直逼临安,高宗率群臣仓皇出逃,金兵一路追击至明州。建炎四年(1130年)正月明州城破,高宗乘舟泛海,逃到温州,明州城被金兵大火焚毁,仅余东南佛寺与少数民居得以保留,明州高丽使馆只存在了短短13年。南宋初,因金国强大,高丽使改而行金,而北宋以来一直期待的所谓“经营北方”战略目的也因形势变化,各方势力、利益的不同而宣告破灭,宋与高丽官方往来以及“贡赐贸易”由是迅速衰退,高丽使馆作用也随之减弱。《宝庆四明志》载:“绍兴五年(1135年),(都酒)务迁子城南平桥下街西高丽行衙。”高丽使馆改作它用。“宋孝宗隆兴二年(1164年)高丽遣使至明州”,这也是文献记载明州接待的最后一批高丽官方使者。

  高丽使馆遗址发掘是1999年为配合宁波月湖历史文化景区建设工程进行的抢救性考古工作。在南到天德巷,北至平桥街,西到月湖边,东至镇明路的9200平方米范围内进行大面积的勘查,发掘面积1500平方米,清理出宋代的建筑基址和都酒务作坊等大量遗迹。遗址处于现在的宝奎巷西,月湖东岸,出土了北宋时代典型越窑制品,以碗、盘为大宗。在建筑内出土了“元丰通宝”,柱础基础中出有铸于公元1111年的“政和通宝”钱币以及高丽青瓷残片等文物。

  1984年海曙区人民政府公布高丽使馆旧址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存建筑单檐硬山顶,总体陈列开放面积达750平方米,建有“高丽使馆遗址”碑,并在馆内举办“明州与高丽交往史陈列”免费开放至今。“明州与高丽交往史陈列”主要由序厅、高丽厅、明州厅等几大部分组成。现陈列于入口处的贸易商船复原模型,由大韩民国驻沪总领事馆捐赠。1976年发现于韩国新安海底的元代沉船,是一艘由庆元港(今宁波)开出,前往朝鲜、日本的贸易商船,船上所载货物仅浙江龙泉生产的外销瓷就有1万多件。沉船与大量遗物的出水,是20世纪世界考古史上一次惊人的发现,再次证实元代庆元俯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

  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会馆奠基

  在笔者参观高丽使馆的这几日,恰逢首届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在宁波举行,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会馆在东钱湖原上水村奠基。其实昔日之高丽使馆与今日之中东欧博览会会馆足实不可同日而语。据了解,中东欧博览会会馆坐落于宁波东钱湖东岸,依山傍水、风景秀丽。项目用地面积14.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7万平方米,规划投资约12.5亿元,计划于2017年投入使用。会馆建筑风格为现代中式,融合江南庭院式设计精髓。项目设计遵循东钱湖地域文化特征,采取村落式组团布局,将建筑隐于山水之间,与湖光山色融为一体。项目建成后,会馆将为中东欧博览会与会政要、嘉宾提供优质的服务保障,在博览会期间提供给各主宾国来宾使用,成为宁波与中东欧国家开展经贸合作、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其实宁波与中东欧16国经贸往来历史悠久,近年来更是进入快速发展期。2014年12月16日,李克强总理与中东欧16国领导人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共同决定今年在浙江宁波举办中国—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据悉,这一年,宁波市对中东欧16国进出口24.43亿美元,增长7.6%,其中出口21.85亿美元,增长11.6%,主要出口商品是纺织服装、灯具及照明装置、液晶显示板、塑料制品等轻工家用产品;进口2.58亿美元,主要进口商品是废金属、铜、锯材和铁矿砂等工业原材料。自去年中东欧国家特色商品展之后,一些特色农产品、食品也开始以宁波为中心,逐渐进入中国市场。这次,捷克的水晶、波兰的琥珀、克罗地亚的红酒、拉脱维亚的黑麦面包、曲奇,这些来自遥远的中东欧地区的产品,着实让笔者开了眼界,饱了口福。据悉,中东欧16国在宁波已经有了一些投资项目,至2014年底,中东欧16国在宁波累计批准的外商投资项目72个,合同外资15621万美元,实际利用外资6580万美元。

丝路驿站: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博览会会馆

明州与高丽交往史陈列

  “走出去”使得宁波企业赴中东欧国家投资也在逐渐增多。据悉,到去年年底,宁波累计批准在中东欧16国投资的企业和机构34家,核准中方投资额2037万美元,中方实际投资额1433万美元。宁波市市长卢子跃表示,“一带一路”开启了中国与中东欧合作的新引擎,也给宁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宁波将全力以赴办好首届中东欧博览会,争取中东欧博览会永久落户宁波。如此,借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在中国—中东欧国家合作发展论坛主旨演讲时的吉言:中国—中东欧国家相向而行,携手并肩,做大务实合作的蛋糕,推动经贸关系沿着更加快速、健康、稳定的轨道向前发展。“宁波可以很好地承担起桥梁作用”,“可谓时逢其时,意义重大”。

  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国家投资贸易博览会会馆,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宁波与“一带一路”、与中东欧16国的经济文化大合唱序幕已经徐徐拉开。(宁波市江北区棋牌游戏供稿)

上一篇:温岭籍吴玉良将军和他的抗战“诗史”
下一篇:一杯咖啡的时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