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一杯咖啡的时光

2015-09-23 16:35:07

一杯咖啡的时光

文/朱 平

  我是在少儿艺术中心认识钱阿姨的。女儿要学拉丁舞,中心推荐的老师就是钱阿姨,可我没想到是,钱阿姨竟然已是满头银发。

  看着眼前身穿紧身衣,却满脸皱纹的钱阿姨,我站在那里,半晌没反应。倒是女儿在边上说,“我该叫钱外婆吧,如果我外婆有您这样的身姿那多好啊。”钱阿姨笑起来,俯下身,看着女儿说:“谁说不可以呢,只要愿意去试,永远都不会晚。”大概就是因为这句话,我同意女儿跟着钱阿姨学。只是没想到,这一学,到现在都六年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很少送女儿去上课。偶尔有几次去,也只是和钱阿姨打个照面就走了。可是每次去,我总感觉钱阿姨不一样:是她微微仰起的头却总是面带微笑,还是她脚步轻盈却总是很有力量?我不确定。有时候我也问女儿,钱阿姨上课好吗?拉丁舞学得好吗?你喜欢吗?女儿说非常好,非常喜欢。

  兴趣就是最好的老师。看着女儿越来越挺拔的身姿,和自然流露的优雅气质,我相信她是真的很喜欢。渐渐的,女儿跳的拉丁舞在区里开始崭露头角,好几次钱老师带队参加市里、省里的比赛,女儿都会有收获。能够有这样的成绩,我特别满足。舞蹈同样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只是以前没有条件去学。如今,自己当年的错过,在女儿身上终于实现,真的很感激钱阿姨。

  可是过年前,我意外地接到钱阿姨的电话,她说年事已高,再教孩子们怕是精力不够,就不教了。“总碰不到你,打个电话算是告别吧。”我突然一阵心塞,不知如何作答。“以后我就空了,我想开个咖啡屋,你有时间来坐坐。”钱阿姨还是轻快的声音。

  咖啡屋?都年近七十了,怎么还要创业?想着她踏着节奏,桑巴、伦巴、恰恰,斗牛舞、牛仔舞,各种娴熟,各种活力四射,这样的热情再创业也不是没有可能。后来听女儿说,钱阿姨的咖啡屋真的开起来了。开业的时候,她和舞伴们都去了,说很好,只是有点远,在香林花雨那边。

  香林花雨在柯桥是最负盛名的。每年桂花盛开的时候,香飘数里。而清风过处,花落似雨。所以记忆中,十月的香林花雨是最为热闹的。游人纷至沓来,驻足观赏。也有在树下放了四方桌,小竹椅,或喝茶闲聊,或打牌下棋。任桂花自由飘落,拂过眉间发梢,吹一身花蕊。偶尔飘入杯中,总能引来一声惊奇,星星点点的金黄,衬着嫩绿的叶尖,醇爽中带着丝丝香甜。

  十月还早,可是我忽然很想念钱阿姨。正好清明小长假,便约了女儿一起去。

  很多年没去香林花雨了。四月的清晨,山风似乎还携着昨夜的碎雨,潮潮的,却清新无比。车子沿着平整的柏油路盘旋而上,两边的竹林依然茂密,笋尖像是追着春雨,一夜间破土而出。路边不知名的小花竞相开放,却层次分明,粉的、黄的、紫的,微风过处,花面起伏,春天真的来了。

  几年来的建设完善,景区已经提档成4A级,香林花雨只是其中一个区块了。想不到这样的季节也是游人如织。太阳才刚出来,草坪上已经支起许多帐篷,铺着野餐垫。大人、小孩或聚会聊天,或嬉戏玩耍,放风筝、踢毽子,追逐奔跑,整个空气里洋溢着生机与欢乐,假日里就是这样轻松自在吧。

  沿石径拾级而上,水流曲曲树重重,越到深处,越曲径通幽。绕过景区,转到一片竹林,就看到钱阿姨的咖啡屋了。沿着山坡依势而建的小竹屋,与景区一墙之隔。面积不大,布置简洁,却结构合理、小巧精致。竹屋建有两层,二楼还有阳台,望下去就是景区那片桂花林,隐约还能看到草坪上的热闹,依稀又传来欢笑声。这位置真是巧妙,隐在林中,却又看见繁华。这样清幽静谧的山水间,开个茶室不是更应景?

  看到我来,钱阿姨好高兴。招呼着小姑娘给我做咖啡,“那是我外甥女,今天休息,来看看我,平常就我一个人,客人不多,来的也多是朋友,一个人忙得过来。”钱阿姨还是那么精神,语调欢快、气色红润、身姿轻巧。看得出来,即使小长假,这里的客人也基本是熟客。一杯咖啡,一本书,远离城区走那么远,要的就是这份清闲与雅致吧。

  女儿跟着小姑娘去学做咖啡,钱阿姨便招呼我到阳台上坐。认识那么多年,我们第一次这样面对面,却又似乎很自然。“这里视线开阔,有时候没有客人,我就泡一壶茶,坐很久,闻着咖啡香,听风吹竹子的声音。桂花开的时候,还有桂花香。你知道桂花香和咖啡香糅合的味道吗?”钱阿姨转头看了我一眼。我没有作声,只是轻啜咖啡。咖啡很香,清咖里加了纯奶,微微苦,却香浓幼滑。

  “你一定很奇怪我这个岁数了怎么还来开个咖啡屋,且开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很多人都觉得奇怪。”钱阿姨的语速慢下来,声音低下去,似乎陷入某种回忆。“谁不曾年轻过呢,当时以为错过的只是一段感情,后来才发现,那是一辈子。我是在还一个心愿。”钱阿姨轻叹一口气,“我谁都没告诉呢,小甜妈,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就觉得很亲切。”她又接着道:“大概是我知道你在侨务部门工作,一直和华侨打交道吧。我怀念的这个人就是当年远渡重洋去了国外,再见面,都快半个世纪了。我们曾经就在这桂花树下约定三生,清风明月、竹林溪水,还是一如从前,可是我们都老了。”

  “他早年出国,颠沛流离,吃了不少苦头,幸好遇到同乡,才得以生存下来。后来在同乡会的帮助下,生活有了转机,事业也有了起色。如今年纪大了,思乡情切,总想回来看看。也可能是因为当年走得勿忙,始终欠我一个解释,这些年四处辗转,终于找到我,也算是解了一个心结吧。”

  “可是一切都变了,我们都风华不再。我记忆里的他,只喝桂花茶,现在却爱喝咖啡。他记忆里的我,爱的是古典舞,现在却只跳拉丁。时间改变了很多。他说终于可以回到家乡,却认不出村里的小路。柯桥的变化太大了,到处是现代化的气息。只有这片桂花林,还是那么熟悉,是记忆里最完整的乡愁。”

  “这个咖啡屋是他建的,是按照我们当年的想法建的。他说夏天就回国定居,已经和村委商量好了,他捐助开发这一片竹屋,给村里发展旅游,也是圆了自己当年的梦想。”

  “是你们的梦想。”我笑着说,“也是中国梦吧!”

  “嗯,中国梦!他们同乡会还有好些华侨也打算回国。按他的话说,不仅要‘叶落归根’,还要‘落地生根’。他们在海外的子女们也在陆续回国,柯桥轻纺城那么发达,城市建设那么美,连我们这个小村庄都成了那么好的风景区。到处都是机遇,他们年轻一代回来创业,一定会更加‘枝繁叶茂’。”

  钱阿姨的目光一直望着前方,像是要穿透整片桂花林,“我青春所有的记忆都和桂花有关。桂花的香可以是暗香浮动,也可以是清香四溢,但不管哪种方式,她总是热烈的。这种馥郁芳香就像小时候吃到的蜜糖那样甜。而这种甜,在我的记忆里,总有不同的内涵,比如像桑巴的激情、恰恰的活泼、伦巴的婀娜、斗牛的强劲、牛仔的逗趣。在那里没有忧伤,只有快乐。小甜妈,你知道吗?我当年改跳拉丁舞,就是被那种热情所吸引。而这种感觉,就像看到桂花一样。”

  似乎我也沉浸在她的回忆里了,那段往事一定很美。望着钱阿姨,我忽然明白,一直觉得钱阿姨不一样,不只是她言行举止中的那份自信,更是她眼角眉梢间的那抹淡然。这种优雅,是长长等待中的一种信念,是沧桑岁月里的一种积淀。

  “只要愿意去试,永远都不会晚。”或者某个秋夜,他们就这样坐在阳台上,看云淡月影舒,听风动桂花香。一杯咖啡的时光,甜与苦的交融,香与醇的结合,静静的,不说话,都很美好。(绍兴市柯桥区棋牌游戏供稿)

上一篇:丝路驿站:从高丽使馆到中东欧博览会会馆
下一篇:神韵盎然之希腊雅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