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美哉,金华

2015-12-17 16:05:30

美哉,金华

文/胡 丰

  双龙景区:  东南奇胜数双龙

  车到双龙,眼前展开的就是一幅水墨丹青。峭壁奇峰,林木参天,洞幽石奇,瀑飞泉鸣。

  “文章是案头的山水,山水是地上的文章”,青山秀水永远是葱绿心田的诗行。倏忽,竟想起元代金华一诗人的诗句:“山灵见我来,抚掌一笑莞。喜我成此游,怪我来何晚。”不禁笑出声来,直奔山上。

  如果说金华火腿是金华的一块金字招牌,那么北山双龙洞是金华最好的一张旅游名片。而给金华写旅游广告词的古人就有沈约、孟浩然、苏东坡、王安石、陆游、徐霞客等,现代的有郁达夫、郭沫若、叶圣陶……只是金华人不事张扬,一直以来,金华美景知晓的人还不多。很多人还只是在课本上读过叶圣陶的《记金华的两个岩洞》美文而已。

  如今,《记金华的两个岩洞》已镌刻在双龙的额头上,进山就可看见巨石上这篇美文。美景,美文,相得益彰。观景读文是一种享受,更有俊男靓女站在石碑前留影纪念,视为一景。

  山险、石奇、洞幽、水秀。大自然鬼斧神工般地在这里造就了许多千奇百怪的溶洞,自古有“人间三十六洞天,惟有金华洞府雄”之赞叹,其中双龙洞、冰壶洞、朝真洞最为著名。

  双龙洞由外洞和内洞组成。外洞轩旷宏爽,可容上千人。洞口两壁上方各悬一个由钟乳石垂滴而成的“龙头”,形象逼真。前人有“石上双龙盖形似,更深须有老龙蟠”之句,故取名“双龙洞”。外洞底壁有泉溪自内洞流出,纵贯外洞,经“漱玉桥”、“吟风桥”奔腾下山。外洞与内洞有巨大的石屏相隔,一水相通,仅能容小舟进出。水离石仅尺余,游人只能卧舟而入,稍一抬头即有擦鼻破额之险。正如古诗曰:“千尺横梁压水低,轻舟仰卧入回溪”、“洞中有洞洞中泉,欲觅泉源卧小船”,水石奇观,可谓天下一绝!

  “一水穿开岩底石,片槎引入洞中天”,进了内洞,眼前更为宏大宽广,满目钟乳石笋,如琼楼玉宇,绮窗翠幔,更有“黄龙喷水”、“倒挂蝙蝠”、“海龟探海”、“青蛙盗仙草”……千姿百态的溶洞景观,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令人目不暇接,啧啧称奇。

  冰壶洞以“一瀑垂空下,洞中冰雪飞”称奇。洞口朝天,口小腹大,形似冰壶。入洞就可听到水声轰鸣,如雷回荡,再往下走,凉风阵阵,雾气迷蒙,一挂瀑布悬空倾泻而下,似雷霆万钧,如万马奔腾。“万斛珠玑”的冰壶溅玉,流星飞舞,倾间,渗入洞底岩下,竟无影无踪,让人惊叹不已。当年,郭沫若曾题诗:“银河倒泻入冰壶,道是龙宫信是诬;满壁珠玑飞作雨,一天星斗化为无。瞬看新月轮轮饱,长有惊雷阵阵呼;压倒双龙何足异,嵚崎此景域中孤。”如今,双龙洞与冰壶洞早已打通。站在洞底抬头见瀑布如帘而下,惊雷滚滚,飞珠溅玉,氤氲雾气,不知不觉衣衫已湿……

  出冰壶洞拾级而上可到朝真洞。因相传古时有得道真人栖居此洞而得名。洞内曲折而深长,崎岖而高旷,有“石花瓶”、“螺丝洞”、“天池”、“石棋盘”等胜景,钟乳石倒垂悬挂,石笋参差错立,并时有霭雾缭绕,如入仙境。再往前走,乱岩错落,怪石嶙峋,直至伸手不见五指,突然有一道亮光,破顶而入,这就是著名的朝真奇景“一线天”。抬头仰望,洞顶高约数十丈,洞隙似一轮朦胧新月,高悬天门,令人叫绝。

  走出朝真洞,凭高眺望,远山如黛,奇峰耸立,婺江如练,一贯东西,金衢大地风光旖旎。自古人们称北山“蕴灵藏圣,名列仙碟”、“此地可以居神”。北山是黄大仙得道成仙,叱石成羊的地方。于是想起郁达夫的话:“北山的古迹名区,我们只看了十分之一,单就这十分之一来说,可已经是奇特得不得了了……”

  古诗曰:“金华本是东南奇,未数剑门天下壮。”北山双龙是金华的名片,上面金光闪闪地印着七个大字:东南奇胜数双龙。

  磐安花溪:  平砥清流世间殊

  走进磐安花溪,两旁山峦层叠,郁郁葱葱,潺潺的溪流、古朴的农舍、袅袅的炊烟、弯弯的田野小路。清丽、幽雅、安宁、静默。在如诗的山水之中,时间好像也被拉成细细的、长长的,一切变得慢慢的、缓缓的。不知不觉中脚步也放慢了。空气中充满山野花香和泥土的芬芳,特别清新,使人浑身舒坦。长期在钢筋水泥围城中被困的紧迫、单调、疲乏、不安的感觉顿然消失。心身变得欢快、轻松、恬静、愉悦……

  溯花溪寻源而上,山幽、溪平、峰险、瀑奇。古老的廊桥,早已斑驳陆离,秋风中无言地诉说着历尽的风雨沧桑。远眺情侣岩、莲花峰、罗汉峰、石狲岩……步移景异,美不胜收。山中多瀑布,“三寨九瀑”、“双瀑争潭”……听着这些名词,就似乎到处都是活泼的水声。最为壮丽的是斤丝潭的瀑布。人从山间小路走到峡谷底部,只听喧雷般的响声,在半烟半雾中,抬头远远望去,巨大宽阔的水帘银光闪闪,自半空中垂下蔚为壮观。走近瀑布,奔腾呼啸之声,引得峰鸣谷应,将大山的生命演绎得如此惊心动魄。沿山路而上,可达瀑布之上,让人目瞪口呆的是,溪水自远山迤逦而来,水流在临近悬崖的豁口之前,却是异常的平静,没有一点喧哗、嘈杂,看不到一点拥挤、推搡,更没有恐慌和踌躇。那种凌空跃下的安详和沉着,那种从容优雅,款款而降的优美,让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沿着峡谷往前,眼前就是平板长溪,整个河床是一块巨大的火山熔岩石,平整、光洁、连绵千米。溪水哗哗地流淌,阳光下,像撒满一江金币,闪闪地发光。水流又像是一匹蓝色的绸缎,在微风中不停地颤动。清澈的水面像伸出无数双手在招手,诱得人心里痒痒的。于是忍不住向路边的农家小店买了几双布草鞋,穿着它,踏水而上。

  当布草鞋一挨上哗哗的流水,一股舒适的清凉就从脚趾直往上窜,沁人肺腑,刚才微汗的暑热顿消。浅显的溪流刚刚淹没脚板,水中没有一丝尘土,一粒细沙。仰望蓝天白云,远山如黛,低头水中白云蓝天,青山倒映。耳畔不时传来几声鸟叫,蝴蝶翩翩,蜜蜂嗡嗡,随着两边山林各种不同的声音,静静泄入人的心底,在阵阵嬉笑声中涉水走向大山。

  与花溪亲密的接触,使人遐想无穷。几亿年前,地球是什么样子?人在哪里?当年山顶火山爆发,滚滚岩浆如狂野的公牛一样猛扑而下,曾摧毁了多少生灵?这又是一幅何等壮烈的画面!时过境迁,岁月无痕。熊熊的岩浆现早已在花溪水的日夜轻抚和洗沐下,成了一块温柔的谷底河床。沧海桑田,令人慨然。而如今涉平板溪,戏花溪水,更觉花溪的温乎如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天下一绝”四个大字映入眼帘,这是宋代大书画家米芾的手迹,他还有“此地风光三吴无,平砥清流世间殊”的赞叹。花溪是受之无愧的。

  曾在磐安隐居三年的大诗人陆游也曾写下名句:“家住苍烟落照间,丝毫尘事不相关。斟残玉瀣行穿竹,卷罢黄庭卧看山。”放翁在受权贵打击后,竹林浅酌,诵读吟咏,坐观落照,卧看山岭,云卷云舒,看似好不逍遥自在,但心中的悲苦只能与天地诉说,只能寄情于山水。

  自古人们就崇尚“天人合一”。有道是“吾在天地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徐徐的清风,淙淙的水流,啁啁的鸟叫,啾啾的虫鸣……总之,从每一个律动的节奏中,人们可以感到与大自然之间的恬静交流,一种永恒的、无法诉说的亲近,为人们在茫茫宇宙与渺渺人生间提供了心心相印的伴侣。人们藉此体味生命的无尽真味,沟通人与自然界的同流。而生活在嘈杂、喧闹城市中的现代人不正需要这种交流、这样的回归吗?

  花溪,几千年、几万年流动着的圣水,如一首诗,写入人们的心间……(作者单位:《亚峰》月刊编辑部)

上一篇:杭城秋语
下一篇:三天,两人,西雅图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