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海的颜色

2017-04-01 12:08:33

海的颜色

文/朱 平

  雾气浓重的日子,去岱山。

  渡轮从三江码头出发,起锚、靠岸,一个小时光景,便看到了“岱山港”大大的字样。这座曾为徐福东渡求仙寻访的小岛,素来被称为“蓬莱仙岛”。如今隐约在雾里,便真的像是飘着“仙气”了。

  于是,我们走在“仙境”里了。沿小岛环游,海风迎面而来,有咸咸的海水的味道,挟裹着雾的潮气,这一路就神清气爽起来。路过灯塔博物馆,路过长长的海塘,路过海岬公园,就看到了鹿栏晴沙。

  这是一片宽阔的海滩,因处在鹿栏山下而得名。谓之晴沙,我想这沙滩一定是在阳光照耀下才是最美的。可是现在,因为雾气更加浓重,分明有细雨飘下来,接着便越来越大。整一个海面望去,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撑伞,沿沙滩小心地走。沙是铁灰色的,被雨打湿的沙更显深灰。沙踩在脚下,是松软的,又是板实的,即使在浅水中也是踩而不陷,怪不得被称为“万步铁板沙”。

  我听到前面人声鼎沸,一年一度的国际运动风筝赛正在举行,风雨阵阵,却依然千筝齐舞。这是我第一次看风筝比赛,这一边是色彩斑斓、造型奇特的表演风筝,装点着灰的天空,像是盛大的空中派对;那一边是黑色或蓝色的运动风筝,在空中自由地旋转、升降,时而俯冲、时而静止,各种特技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像是拳击赛般的激烈打斗。原来,这个古老而传统的项目早已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面朝大海,静听涛声。身后是风筝在飞舞,眼前是海水一层层涌来,又一层层褪去。虽然撑着伞,我还是被埋在水雾里了。放下长裙,任海水打湿裙摆,雾气带走了海水的腥味,海风时而有力,时而柔弱。

  心静下来,极目望去,海天几近一色。据说这里是江浙沿海最长的一条沙滩,滩坡平缓,纵深又很宽大,远到几百米外海水才及胸。如果是晴天该有多好,那样走在海里,便像是走在海中央了,而海水这种偏黄的色调,一定会有在深海的错觉,那该有多么神奇啊!

  可是现在没有阳光,但这样弥漫的雾气里,海水一层层翻滚着褪去,又分明散发出另一种光彩。远处有几座小岛在雾水中若隐若现,像一幅淡淡的写意画,不知道徐福是不是也曾到过那里。渔船早已进港避风,停止了作业。只有很远处,依稀有远洋大轮经过,只是这样望去,大轮也不过是一叶扁舟。

  在大海面前,人类如此渺小。想起刚刚路过的灯塔博物馆,想起叶家五代灯塔工的“百年守望”。那个故事很长,远到从清朝光绪年间叶家就开始了灯塔工的生涯;那个故事又很近,近到叶家第五代的小伙子依然做着灯塔工。

  我们总以为夜幕下闪耀的灯塔有多浪漫,总以为蔚蓝的海面配着洁白的灯塔有多美好,却从来没有想过有那样一群人,为了塔顶射出的那道炽亮的白光,用一辈子去坚守。

  这种坚守几乎与世隔绝,白天见海水、晚上听涛声,日复日孤独地守候。不必说与家人长时间的分离,不必说潮湿的居住空间、狭小的活动区域,更不必说食物补给的困难、信息来源的匮乏。如果灯塔是遗世独立的美,那么灯塔工写满了所有灯下的孤独。在他们的眼里,海是什么颜色,他们的世界就是什么颜色,只是有多美,都不会和诗情画意有关。

  幸好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灯塔将无人值守,这个古老而神圣的职业终将渐渐消失。幸好有这样的博物馆,如此详尽地记录了灯塔的故事,才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被震撼、被感动。

  这样的国字号博物馆,在岱山这个小岛上竟然还有五家。中国海洋渔业博物馆、中国台风博物馆、中国盐业博物馆、中国海防博物馆、中国岛礁博物馆,一系列与海有关的元素,都在这里汇聚起来。这是一次长长的海洋文化之旅,目光所及,是我们熟悉却不为深知的一切。这不仅是珍贵的文化遗产,更是人类的精神家园,是渔民对海的深情,是世世代代的渔民生生世世对海的敬畏、依赖与感恩。

  浩瀚的大海,本就是生命的摇篮。临海而居,以海为生,大海给了人类无限的恩泽。在这个深广的海洋世界里,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辰,始终变幻着不同的姿态,或安静、或咆哮,或柔和、或狂躁,那一片片丰富而饱满的色彩,早已融入了人们所有与海有关的记忆,写满了渔民有海相伴的每一个日子。

  拉回思绪,长长的海滩上,风筝依然在飞舞。海水不知疲倦地拍打着近处的礁石,激起的浪花飞溅开来,又落到海里,化成碎碎的泡沫。黑色的礁石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深沟浅窝,每一道痕迹都是大海给它的印记。不知道是海浪太勇敢,才一次次地积蓄力量,奋不顾身,勇往直前;还是礁石太坚强,任凭海浪日复日地拍打,用时光雕刻,也依然伫立,傲气不改。

  艾青用诗写道:礁石是“含着微笑,看着海洋”。这微笑,是困难面前的自信、是蹉跎岁月中的乐观、是成功之后的舒畅、是对美好明天的向往。我想,这就是他们存在的方式。就像深海里的灯塔,有多难,亮光也要穿透黑暗;像拉着线的风筝,飞多高,都能记得回家的路;像眼前这般的风雨不断、阴沉无边,有多久,都会等到阳光明媚、海阔天空。

  千百年来,海就在那里,亘古如斯。似水经流年,此间有少年,那些有海的日子,不管深蓝,或者浅蓝,都曾诗意栖居。(绍兴市柯桥区棋牌游戏供稿)

上一篇:行走,在你年轻的时候
下一篇:庞贝古城:人类历史的琥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