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白洪亮夫人林保仙传略

2017-05-19 11:04:53

文/章志诚

  林保仙是旅荷华侨白洪亮先生的夫人, 1902年(清光绪壬寅)10月16日生于浙江省青田县山口镇一个华侨家庭。父亲名叫林凤标,又名林邦珍,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赴德国贩卖小商品,赚得一笔钱后回国,并到温州瞿溪上河乡(注:此处不是地名,而是对三溪下游水网地带的总称)购买了水稻田二十余亩,出租给上河乡一带的佃农耕种,每年收租谷约五、六千斤,供给全家口粮。

白洪亮夫人林保仙传略

  林凤标从德国回国后不久,又赴日本贩卖青田石货、温州雨伞等小商品。由于在日本行商赚不到钱,林凤标又转赴俄罗斯从事行商小贩。风里来,雨里去,日夜兼程,疲于奔命,获得劳钱,衣锦还乡,营造家园,颐养天年。1933年,林凤标从国外返青田老家后不到一个月因患病医治无效,于同年4月22日不幸逝世,终年54岁。

  林保仙是一个非常能干的家庭妇女,勤俭持家,精打细算,把家庭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林保仙生有二子四女:长子白植通,次子白植崇;四女中,一个七岁时夭折,一个五岁时送给县育婴堂抚养;还有两女唤竹钗和绿钗,她俩长大成人后分别适本邑油竹乡朱宗奎和本邑徐公慎(又名徐闰桂)。朱宗奎于青田解放前参加革命活动,解放后为青田县政府工作人员;徐公慎是位文化人,且热爱劳动。

  林保仙还是一个个性倔强、勤劳聪慧的女人,干起农活来不比男人差。全家数口依靠十多亩梯田和几丘坡地种植水稻和番薯,年成好时,口粮可供给全家吃饱,但因为有其他家用与人情来往,经济不敷支出。为了补给家庭费用、人情来往所需,林保仙上山砍柴,把柴草晒干挑到城镇贩卖,或到城镇做一点临时工,赚几块零钱以补给家庭开支。

  1929年,林保仙的婆婆、白洪亮的母亲王氏去世了。且这一年7、8月,青田发生严重自然灾害,虫灾、旱灾并重,农业歉收,梯田无水,稻谷颗粒无收,口粮严重不足,生活十分困难。为谋求生计,林保仙的三叔白洪斋要求出国谋生。当时,家中生活已经十分困难,哪里再有钱支持三叔出国?林保仙身为家中长嫂,为帮助三叔出国,便向亲戚朋友东借西凑,也只凑成一百余枚银元,供他做“盘缠”。白洪斋深受感动,十分感谢大嫂对他的支持和帮助。

  林保仙帮助三叔白洪斋出国后,又帮助二叔白洪俊出国谋生。1930年2月,白洪俊只身赴上海候船。他在上海等了几星期后才找到一个同乡,并通过他的关系到停泊在黄埔江上的一艘货轮做杂工。白洪俊当了一段时间的杂工、水手后改当锅炉工,并且在这艘货轮上干了4年后才有机会在1934年定居荷兰,开始从事行商小贩。

  林保仙的三叔、二叔先后分赴法国、荷兰后,大家庭的生活担子看似减轻了,实则不然,因为林保仙还要偿还向亲戚朋友借来的银元,家中的几个子女也要抚养。

  1936年,林保仙的邻居不慎失火,殃及了她全家。这场大火把她全家的粮食和衣物都烧得精光,所幸家庭成员安然无恙。火灾过后十余天,林保仙分娩了。男婴白嫩嫩,格外讨人喜爱。当时家中连一块尿布都没有,幸而天气尚热,勉强度日。

  小白出世后,按家谱排辈,他属植字辈,故其父将他取名为植崇。小白降生的第二年六月间,林保仙的丈夫白洪亮要求赴欧洲谋生。白洪亮认为,两个弟弟已在法国、荷兰谋生,自己也要去闯一闯。林保仙说:“家里子女一堆,你是当家人,你要是出国这个家该怎么办?”由于白洪亮坚持要出国,林保仙劝说无果,无可奈何下只得依丈夫的要求,向近房姑妈及其亲戚借来百余枚银元,供丈夫出国谋生、创业。

  白洪亮出国后,家中的四个子女都很年轻,长子白植通只有13岁,次子白植崇仅2岁,家庭的重担自然落在林保仙身上,她自己下田干农活,让长子植通和他表弟协助自己做辅助工。到了农忙季节,林保仙再雇一两个临时工,或请亲戚帮忙,力求不误农时,以保农业丰收。

  林保仙丈夫白洪亮出国后不久,“七•七”卢沟桥事变就发生了。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发动侵华战争。这时欧洲的政治形势也发生重大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在酝酿之中。1939年9月1日,德军突然袭击波兰华沙,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欧洲人民处于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灾难之中。

  日本侵略者虽然未抵达青田县城,但油竹乡村民早已听说国内外传来的战争消息,林保仙十分担心在欧洲谋生、创业的白洪亮、白洪俊、白洪斋三兄弟的安危。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信息不通,她就更加担心丈夫白洪亮及其两个胞弟的安危。此时的她认为在国外谋生赚钱已没有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家人在国外能平平安安。

  抗日战争时期,青田县城不仅遭日机多次轰炸,而且日军从丽水入侵青田县境。1944年9月2日,日军500余人从丽水窜至青田县境;9月4日下午,日军增兵1000余人,由县城东北两门入鹤城镇。同时,地处瓯江下游的温州,自1941年4月至1945年6月,又遭日军第三次侵占,瓯江口被封锁,青田县的物资与石雕出口受阻,全县人民的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林保仙一家的生活困难可想而知。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青田人民终于重见天日,开始过和平、稳定的生活。1947年,林保仙的长子白植通已经二十三岁。她为儿子找了一个对象,名叫夏春兰,本邑山口镇大安村人。

  白植通与夏春兰结婚后,情投意合,互敬互爱。林保仙虽然不识字,但其眼光却远大,胸怀开阔,知道山村人民无文化、家庭成员不识字,只会受人欺凌之苦,因此,她决定让小儿子白植崇上学读书。当时,油竹乡小口叶山村没有小学,林保仙便把小儿子送到娘家山口镇姨母处上小学,决心把他培养成为对国家有用之才。

  1949年5月13日,青田解放后,林保仙无比高兴。她的三叔白洪斋(参加革命时改名何志宏)是旅法华侨中参加中国共产党较早的先进分子。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他从法国回归祖国奔赴延安参加抗日战争。林保仙的二叔白洪俊和其丈夫白洪亮还在荷兰谋生、创业。因此,林保仙的家庭既是华侨家庭,又是革命家庭。

  然而在1950年土地改革时,林保仙家庭被划为富农,原因是当地贫下中农说她家庭有雇工剥削,即指她家收养的一个亲戚孩子帮助干农活。此后,林保仙遭受了不公待遇,但她忍辱负重,相信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长子白植通将这一情况告诉在荷兰以挈卖为生的父亲白洪亮。白洪亮获悉这一情况后情绪激动,认为家中祖祖辈辈从事农业生产,并没有剥削他人,与事实不符,想即刻回国反映情况,寻求公正,可惜尚未回国就患重病,不幸客死荷兰。

  白洪亮亡故的噩耗传回家中,林保仙和子女们嚎啕大哭。林保仙更是多天未进食,后经亲友劝导,心境才渐渐平静。事情既已发生,只有冷静下来,稳定子女们的情绪,克服一切困难,挺起自己的腰杆,才能支撑这个风雨飘摇的贫困大家庭。

  1958年,林保仙让白植通赴比利时谋生、创业,希望他能在比利时获得成功。白植通出国第二年,林保仙把全家从油竹乡小口叶山村迁到青田县鹤城镇,和女儿白绿钗住在一起。1960年,白植通从比利时赴荷兰,把父亲白洪亮的骨灰带回青田县油竹乡小口叶山村安葬,实现了其生前所说的“叶落归根”的愿望。

  1961年7月,林保仙的次子白植崇毕业于浙江大学, 后被分配到温州地区水利局水电设计室工作。1965年,白植通在比利时列日市筹集了一笔比币,回国后在温州市信河街珠冠巷盖了一座两间三层楼房,并把全家从青田县鹤城镇迁到温州市新舍居住。从此,白家终于过上了安定、美好的生活。

  林保仙的一生,经历了风风雨雨,道路坎坷,几经曲折,受尽折磨,但她从不向困难低头。林保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一切为白氏家庭着想,气度广阔,无私奉献。子孙满堂,生活日益富裕,自己身上的生活重担终于可以放下的时候却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身体日趋衰弱,最终卧床不起,经医治无效,于1983年夏驾鹤西去,结束了自己辛勤劳苦的一生。(作者系浙江永利棋牌官方下载华侨华人文化研究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温州市地方志学会顾问)

上一篇:旅荷华侨白洪亮传略
下一篇:风车转动中的荷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