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风车转动中的荷兰

2017-05-19 15:36:45

风车转动中的荷兰

文/胡 丰

  风车转动中的荷兰,如诗如画。

  静谧、恬淡、悠闲、舒适,这是荷兰给人的印象。成群的牛羊在如茵的原野上慢悠悠地吃草;咖啡厅内宾客满座爵士音乐在回响;沙滩上男男女女躺着晒太阳;自行车爱好者骑着一辆辆赛车在公路边飞驰而过……

  风车、郁金香、木鞋、奶酪、钻石……如同一行行诗,给人无数的梦幻和想象。荷兰很美,一派迷人的田园风光。但我们真的读懂了这一行行的诗,品出她的韵味了吗?

  荷兰人离不开大海。他们的国旗由红、白、蓝三色组成,其中蓝色表示国家面临海洋。全国有一半以上土地低于或几乎水平于海平面,因而有“低洼之国”之称。为了生存和发展,避免遭受“灭顶之灾”,荷兰人长期与大海搏斗。从13世纪起就修筑了1800公里堤坝,依靠风动水车抽干围堰里的水。几百年来,悠悠转动的风车抽干了一汪汪海水,增加土地面积60多万公顷,如今荷兰20%的国土是人工填海造出来的。因此,欧洲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上帝创造了人,荷兰风车创造了陆地。”面对小孩堤防风车村十九座巨大的风车,心中腾升起对荷兰人的钦佩,也想起了镌刻在荷兰国徽上的一句格言:“坚持不懈”。

  如今,风车成了荷兰的象征,无论是邮票、明信片、旅游纪念品还是影视节目、建筑装饰、书刊报纸、商品包装……都可看到她的倩影。古老风车不仅可为动力装置,发电、排水、灌溉,还可加工磨面、传递信号、住家宿人,更是旅游业的宝贵资源。漫步荷兰田野,不时会在河畔、村旁、桥头、公园,看到各种各样古老、斑驳的风车默默地矗立着、随风轻转,无言地诉说着过去的故事。那十字形的风车图,即便休止,看上去也仍充满动感,在游人心中留下无法消失的印象。风车是荷兰风光的灵魂,更是荷兰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是荷兰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尽管古老风车大多成了观赏品,却依然有一些原住居民生活在风车塔房里,一张木桌,一些精巧的摆设,几把可爱的雕花椅,几块荷兰奶酪,谁说这里没有享受下午茶的美好情趣?在小孩堤防风车村,据说有一家已经在风车塔房住了245年,如今已传至第10代,仍保持着这样的田园生活方式。当然,也有不少人喜欢临时租用风车塔房,享受一个美好的假期。

  古老风车还有其特定的语言。当风车挂上了国旗时,可能是一个小生命降生了,也可能是一对新人正在举行婚礼;当风车处于静止状态,风叶板向后倾斜时,则表示着有不幸的事在发生,致以哀悼;当风叶板呈正十字形时,说明贵宾将至,表示热烈欢迎;当风车挂着花环和彩旗时,这天是国家重要纪念日或节日。“在荷兰,处处看得到风车,而风车可以告诉你一切,走到哪里都不存在语言障碍。”有人如此说。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为“风车日”,游人如织,全国张灯结彩欢庆。

  由于地势低洼,潮湿,过去荷兰人接受了法国高卢人发明的木鞋,将木头挖空,垫上棉花、稻草,穿起来温暖舒服。一位荷兰国王曾说过这样的话:“谁从小穿木鞋,谁就会长寿。”虽然木鞋早已从现代生活中退出,但仍是荷兰人喜爱的传统工艺品。

  走进木鞋加工场,工人现场制作演示。现在用机床生产代替了手工操作,仅几分钟就做好了一双。工场附设商店,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木鞋,摆满货架,挂满柱子,放满柜窗,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如瓷如玉,色彩异常光亮艳丽,让人爱不释手。木鞋的功能早已不仅仅是穿着,而是室内外装饰物、挂件、玩具,甚至是结婚定情信物。在商店门口有一只巨大的木鞋,是商店招揽顾客的标识,像一条木船。五六个儿童争着爬进去坐在里面,成了他们的乐园。走出商店,又看到不远处有一双大木鞋,固定摆放在路口,于是双脚套进木鞋,“来一张”。”“咔嚓”一声,爱人当即按下了快门。据介绍,该工场年产量上百万双,价格从几欧元到几百欧元不等,其经济效益非常可观。由此想到国内几近消失的布鞋,相比之下,荷兰人对传统如此执著,如此弘扬光大,令人叹服。

  郁金香是荷兰的国花,代表神秘、高贵。“有钱人如果没有郁金香,就不算真正的富有。”这是荷兰人的话。郁金香原产在地中海一带,传到荷兰后经荷兰人的长期培育已有2000多品种,像三色郁金香、特大郁金香、紫色郁金香等,其中有法国著名作家大仲马曾赞美“艳丽得叫人睁不开眼睛,完美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黑色郁金香被称为“夜皇后”尤为珍品。每年3至5月全国举行盛大花会,5月最接近15日的星期三为“郁金香节”,吸引了世界各地大量游客。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就这样一朵小小的花朵,荷兰人不但使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闻名的“花卉之国”,而且每年出口创汇33亿美元,这不能不说是荷兰人创造了又一奇迹。

  荷兰还盛产牛奶、奶酪,销往世界各地。另外它的粮食、肉类产量都居世界前列。我们参观了附近一家奶酪加工厂,主人介绍了奶酪制作及各种不同的产品。奶酪营养丰富,为西方人主要食品之一。欧洲人长得高大,荷兰人更是,女的一米八,男的二米,都普通得很,恐与此有一定关系。但有些人却不能接受它那怪味,送到嘴边也只能作罢,比如我。

  荷兰没有钻石资源,但从南非进口的钻石却在这里经过加工后身价百倍。我们参观了考斯特钻石加工厂,这是一家以工艺精湛、历史悠久而闻名世界的钻石加工厂。从阿姆斯特丹闹市区乘有轨电车只三站路,下车经过一片树林就到了钻石厂。厂门面不大,但里面有很大的钻石展览厅,二楼有很体面的会议室,女服务员讲解着钻石知识和介绍各式产品。看看店里不少和我们一样的黄皮肤黑头发的同胞,用的是标准普通话在此服务,可见工厂对中国人的生意很是看重。

风车转动中的荷兰

  楼下有钻石加工演示,早在1852年,这里的工匠就创造性地打磨出57个切面的钻石,镶在英国维多利亚女皇的王冠上。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钻石——“非洲之星”,就是英国王室送到这里加工成的。考斯特自1840年成立之后,就一直是欧洲王室成员相对固定的钻饰加工点。查尔斯王子1981年送给戴安娜王妃的结婚钻戒也是在这里订做的。从深埋非洲地下的矿藏,到王冠上的钻石,荷兰人表现了非凡的巧夺天工的手艺,令世人赞叹。

  离开荷兰, 风车、郁金香、木鞋、奶酪、钻石……仍久久挥之不去,我似乎渐渐读懂了荷兰特有的诗句和她的韵味:做事,不怕难,要“坚持不懈”;做,就要做得最好,做到极致。这就是荷兰人。(作者系金华市侨眷)

上一篇:白洪亮夫人林保仙传略
下一篇:激情热辣的塞维利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