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旅欧散记

2010-07-18 22:35:28

旅欧散记

王征宇

旅欧散记

温莎城堡

  温莎城堡位于伦敦以西,那是英国皇室目前还在居住的行宫之一,迄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经过历代君王的不断扩建,现今的温莎堡已成为拥有众多精美建筑的庞大建筑群,而且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座尚有人居住的古堡式建筑。所有建筑都用灰白色的石头砌成,共有近千个房间,四周全是绿色的草坪和茂盛的树林。女皇陛下向游客开放温莎城堡,有补贴家用之说,收入主要用于开支古堡庞大的维护和修缮。

  在温莎城堡参观,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皇家气派,餐厅、画室、舞厅、觐见厅、客厅等,陈列中最耀眼的当数皇家名画和各式珍宝奇玩。其中滑铁卢厅是为庆贺滑铁卢战役胜利而建的,在宽敞高大的长方形大厅内,墙壁上挂满在滑铁卢战役中立下战功的英国战将的肖像,屋顶上悬挂着巨大的花形水银吊灯。而在另一个厅里则陈列着为女皇逍遣用的“玩偶之家”,是一个几乎用真实比例缩小的宫殿,用银器打造的吊灯、小餐具,还有一个个穿着蕾丝花边衣服的贵妇娃娃,这似乎就是复制了中世纪皇室奢华而精致的生活。

  走出温莎堡,我回望了一下,这不就是我小时候在《安徒生童话》中读过的城堡吗?

旅欧散记

英国小镇

  游英国小镇是饶有味道之事。

  沿途望去,山坡错落起伏,树枝疏密相间,看似随意散落的几处尖顶红墙的房屋,在蓝天白云、绿色草坪的映衬下,闪烁着童话般无法言说的宁静和谐之美。房屋本身朴实无华,但因为做到了屋融之于景,景因屋而美,拍出照片来一看,每一幅都像美丽极致的童话世界。

  据说像这种英国乡间小屋都有一两百年乃至三四百年的的历史,我不得不感叹文化来自于历史的积淀,风景来自于人与自然的高度融合。

旅欧散记

  Eastbourne(伊斯特本)小镇就是其中这样一个韵味十足的英格兰南部临海小镇。小镇并不有名,我们是因为一个华侨的极力推荐才有了此行。小镇的附近有很多闻名遐迩的景点,我以为最有特色的是一个叫Sever sister(七姐妹)的白色断崖,大约连着有七个这样的白崖,因此得名。断崖的落差大概有个百来米,因为危险,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时常有想不开的人到这儿来,因而名声更大。我们一行到Eastbourne时,刚好是夕阳西照的时候,海面和沙滩被涂上了一层金黄色,远处一座灯塔被勾勒出优美的轮廓,于是为这个镜头我们如痴如醉地拍个不停。

  晚上,我们住在一位叫夏初临的华人经营的一家老式旅馆里。夏初临是伦敦大学的医学博士生导师,温州人,来英国已有20多年,她是我见过最全方位发展的华人华侨了,不仅学术成就高深,在发展事业上更有自己独特思路,眼下就在小镇上经营着旅馆和中餐馆。在她及先生王家骅的带领下,其兄弟姐妹都来这里其乐融融地发展。旅馆是面朝大海的,里面的设施虽然有些陈旧,就连门钥匙都是那种传统的钥匙,但喜欢怀旧的游客特意要寻找的,也许就是这种老式旅馆,所以,我们在旅馆里见到的客人多是白发苍苍的渡假者。

  入夜,枕着海浪轻轻的拍打声,我第一次睡了一个出国后的好觉。有时候就是这样,不经意之间往往能发现,原来美就在那里。

旅欧散记

伦敦风情

  我们从Eastbourne乘坐火车到伦敦,意外地领略到了伦敦风情。

  从小读过英国作家狄更斯写的《雾都孤儿》,原以为伦敦还是大雾笼罩,不曾想伦敦天朗气清。今非昔比,伦敦早已过了工业革命时期,居民也不再烧煤,再加上伦敦经济发展早已以金融、港口和商贸服务业为主,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伦敦最醒目的地标当然是白金汉宫,宫门口游客每天都有机会观赏皇家禁卫军的卫兵交接仪式,这个仪式纯属张扬大英皇室的威仪。从拍下来的照片看,被称之为“伦敦眼”的观景摩天轮确实独一无二,据说这座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摩天轮能将伦敦美景尽收眼底。还有伦敦大本钟、位于泰晤士河旁的伦敦塔桥以及市中心广场等都是不错的景致。

  走在伦敦街头,目光所至,一幢幢都有着上百年历史的石材建筑透着雄浑和曾经的霸气,给人回味隽永;商业区则充满了世界大都会的时尚气息,不同肤色的人在这里交汇,给伦敦这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城市交织出缤纷亮丽的春天色彩。还有一点小小的发现,伦敦街头穿风衣的人特别多,因为伦敦是海洋性气候,一年四季风较大,所以应该是穿着风衣的起源地,因此时下国际知名品牌的风衣不少是英伦格调的。

  到伦敦最不应该错过的地方是大英博物馆。这座外型酷似希腊神庙建筑的博物馆号称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博物馆收藏了世界各地的许多文物和奇珍异宝,藏品之丰富、种类之繁多,世所罕见。果然,我们在希腊罗马文物馆见到了雅典卫城山上大量遗失的文物,比如那些精美的石雕,估计数量应该比卫城博物馆还要多。到了埃及馆,其收藏的木乃伊数量之多、保存之好令人称奇。中国人到了那里一定会去中国馆,其实和希腊馆、埃及馆相比,中国馆已经显得不够大了。导游说,大部分中国藏品都存放在博物馆的藏室中,一般游客是无缘谋面的。但是那天还是看到了几样稀世珍宝,如色泽艳丽的清朝寿瓶,原本是一对,一只由一名港胞以几千万元的天价拍下后送给了中国故宫博物馆,另一只就在大英博物馆。在那里,我们还看到了康有为的书法以及一柄越王剑。

旅欧散记牛津和剑桥

  牛津和剑桥是我最想去的地方。可它们一个在伦敦的西北方向,一个在伦敦的东北方向,时间较紧的游客往往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由于冰岛火山的喷发,延误了航班,归期稍延后了一点,才使我们两者皆得。

  和中国大学不同的是,牛津和剑桥是两所没有围墙的大学,大学就是城,城就是大学。

  两所学校均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但相比较而言,先有牛津再有剑桥。牛津大约建于900年前,之后,牛津的大学生与市民发生冲突,师生流落到剑桥镇,从此有了剑桥大学。两所学校有些类似于中国的清华和北大。一般的看法,牛津的人文科学更强一些,剑桥的工程技术更厉害一点。牛津出过50个总统和首相,剑桥出过60多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两者几乎不相上下。两所大学都各有一座著名的叹息桥,据导游说,之所以取名“叹息”,那是因为这座桥以前是学生从宿舍通向教室的必经之路,学生要去参加考试,于是在桥上发出一声声叹息。古往今来,学子走过的路一样艰辛,何况世界名校,只是不知那一段路已成了永恒的风景线。

  两所大学,我更喜欢剑桥多一点,也许因为那里更漂亮一点,也许是因为我钟情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吧。感到有点意外的是,此行让我明白,徐志摩并不是剑桥的学生,他到那里只是旁听,其心向往的是剑桥学子、美女加才女林徽因。徐志摩去剑桥原想用诗句去歌唱爱情,最后世事难料,只能用诗句告别爱情,于是就有了“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那看似极其洒脱的诗句,谁知道多情才子当年又是何等痛心?

旅欧散记

  剑桥的数学桥是最有名的一道靓丽风景,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欣赏,都是一首超凡脱俗的诗、一幅优雅极致的画。难怪中国才子会沉醉在一船星辉下,撑着长篙在剑河上尽情抒怀。

  春天是剑桥最美的季节。路旁是一排排苍翠大树和一树树白色、淡紫色的樱花。各个学院和住宅门前的草地上,盛开着绚烂的各式鲜花,最鲜艳的是鹅黄色的西洋金水仙。可谓繁花似锦时、赏心悦目事。然而,最使人留连却步的是那满城的绿色。青葱色的草地几乎铺满了剑桥城除了街道以外的一切空地。剑河边上,垂柳成荫,丛林拥翠,衬托着剑河的一泓碧水,偶尔摇过的一叶扁舟就像画中一道流动的风景。

旅欧散记

苏格兰情调

  由于时间相对宽裕,我们在进行侨务活动中还来到以零度经线著称的格林威治、以足球闻名的曼切斯特城、英国最美丽的国家公园湖区以及一个叫York(约克)的城,由于篇幅相对有限,我不可能一一详细记录。提一下York附近有一个小镇,小镇上有一条神奇的街,其特殊性不在于其六七百年的历史,而在于街上的房子东倒西歪却依然坚固地存在下去,据说是电影《哈里波特》的一个拍摄点。

  车再往北开,忽然发现风景渐变,高速公路两边起伏的山坡越来越开阔,出现了大量丰腴的草场,蓝天白云下,成群的牛羊在悠闲地进食和嬉戏,气温也降了下来。原来车驶出英格兰进入了苏格兰。据说高尔夫运动起源于苏格兰,你们快看车窗外那起伏不平的绿草地,不就是一个个天然的高品质的高尔夫球场吗?我似乎更相信了高尔夫运动起源于牧场一说。

  到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已是傍晚,但由于爱丁堡的纬度比我们中国的黑龙江漠河还高,因此昼长夜短的季节里,我们充分利用时间登上一个叫卡尔顿的山上,山上可以俯瞰爱丁堡市全景,还有一个酷似雅典帕特农神庙的建筑。

  爱丁古堡据说是早在公元6世纪就开始建造的苏格兰皇家建筑,城堡建在一个山顶上,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威仪。和温莎城堡相比,虽然同样都是皇室建筑,但是就风格来说,却相差甚远,从灰褐色的外墙颜色到大气的结构布局,后者显得更粗犷雄浑,更富有男性气概。倒是走进古堡,因为光线昏暗,房间众多,令人容易产生古堡幽灵之类的联想。古堡里有很多参观点,印象最深的是一些皇室的陈列品,如苏格兰皇冠、象征皇权的手杖以及一些带护手套的长剑等。在城堡门口和一位穿苏格兰格子裙的城堡男导游合了个影,他是一个和善的长着大胡子的苏格兰男人,尽管当时气温大约只有零度,但他乐哈哈地穿着裙子,样子不冷也很自豪。

  由于冰岛火山影响,我们原定在爱丁堡起飞的回程机票最终被取消了,我们重回伦敦,来到了英国浙江联谊会会长李雪琳家里。李会长自80年代末就从杭州赴英国留学,是一个资深的建筑装潢设计师,还经营着工艺品贸易,显然已成为伦敦的一个成功女性,我们去的那几天,她正在英国保守党总部做竞选义工。

  有了经济根基之后,华商也在华丽转身。李雪琳会长选择了提升,担负起华侨华人融入主流社会的重任。她反复强调,华侨华人应更加重视参政,应该发出声音。

  我在内心默默地为她们祝福!

上一篇:难忘的北京之行
下一篇:远去的记忆(上)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