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洪贵仁:印尼侨领

2013-05-15 10:15:02

文/鲍志华

  感恩祖(籍)国

  2011年底,印尼侨领洪贵仁造访嘉兴。年逾八旬的他,身材削瘦,腰板笔挺,神采奕奕。寒冬腊月的天气,他只穿一件白衬衣和一件西装外套,手提一只普通的马甲纸袋,简单朴素的装束,显示出律己甚严的长者风范。洪贵仁说一口闽南普通话,虽然生长在印尼,但乡音还是难改。

  洪贵仁说话的时候常常带着微笑,而笑意从他的嘴角荡漾开来,逐渐向双颊扩散直至眉眼,使他的脸异常地生动起来。那双在两道浓眉下的眼睛,放出明亮的光彩来,彰显着与众不同的高雅气质和雍容风度。

洪贵仁:印尼侨领

洪贵仁办公中

  看着他的笑脸,笔者似乎可以想象得出当年洪贵仁在上海念大学时的英俊模样。按目前时髦的说法,他在年轻时可是位帅哥。

  这位帅哥和姐姐洪梅花从印尼来到解放初期的上海念高中。1953年底,洪贵仁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财经学院,姐姐洪梅花则考入北京医学院。姐弟俩就此南北隔离,命运各异。

  洪贵仁常对亲友、儿孙们说,在上海求学时的所有费用都是免费的,每月还有生活补贴费,因为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对海外侨胞子弟实行的一项优惠政策。能在条件相当优越的学校念书,而且不收任何费用,在洪贵仁的内心,涌动着对祖(籍)国的无限感激之情,终生念念不忘。他深情地说,这是他欠祖(籍)国的第一笔人情债。

  大学生时代的洪贵仁身材挺拔、容貌英俊,读书用功、成绩优秀。对学校学生会组织的文娱活动尤其是跳交谊舞十分感兴趣,他与夫人蒋蕴华就是在跳舞时相识的,因“舞”结缘。

  蒋蕴华是上海华东师大的学生,老家在浙江嘉兴,从小在上海长大。她的父亲早年留学美国,是一位金融界专家,五十年代初去世;母亲从事教育工作,父亲去世后,母亲身体状况不佳,只能提前退休在家休养。蒋蕴华毕业后分配了工作,在离上海财经学院不远的上海华东师范学院的附属中学里当语文和音乐老师。

  有才女之称的蒋蕴华年轻漂亮,爱好文学和古典诗词,十分富有文采。相恋两年后,洪贵仁和蒋蕴华在上海国际饭店举行了庄严而隆重的婚礼。这对郎才女貌的新人结婚时,洪贵仁25岁,蒋蕴华21岁。

  结婚后,洪贵仁和蒋蕴华夫妇相敬如宾,甜甜蜜蜜,在上海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1957年夏,洪贵仁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天津工作,但一封电报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正当洪贵仁准备赴天津报到时,忽然接到印尼龙目岛上发来的电报。原来,洪贵仁的母亲病重,要夫妇二人立即动身返回印尼。于是夫妇俩办理了离境手续,赶往香港,打算再转乘轮船前往印尼。却不料此时印尼国内发生动乱,他们只能待在香港动弹不得。两人在港举目无亲,生计发生问题。彼时洪贵仁大学刚毕业,无就业经验和资质,好在蒋蕴华能在短时期内找到一份教书的工作。两人在香港待了八九个月,全靠蒋蕴华的工资维持生计,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回印尼之后,蒋蕴华以她的聪明才智,支持帮助洪贵仁开创了一份硕大的家业。洪贵仁觉得,能在上海娶到这样一位贤妻良母,是他欠祖(籍)国的第二笔人情债。

  洪贵仁在回忆这些往事时,心情仍然激动不已,他说:“我年轻时在中国读了七年书,没付过分文学费,这笔人情债还没有还清,姐姐和岳母又因为我受到政府的关照,对我来说,这又一笔‘人情债’呀!”

  1978年冬天,洪贵仁从印尼赴北京。到京的第二天,刚刚恢复工作的国务院侨办亚洲司司长吴济生在北海仿膳坊设宴宴请洪贵仁夫妇。一番寒暄后,洪贵仁向吴济生司长介绍了自己这次中国之行的主要目的:先去上海看望了在家休养的岳母,然后飞到北京探望了姐姐、姐夫一家,那时姐姐洪梅花和丈夫刚从新疆调回北京。

  交谈了一会儿,吴济生关切地询问:“洪先生在中国的亲属可有什么困难和问题需要帮忙解决吗?”洪贵仁思索了一会儿,便如实地反映了在北京生活的姐姐一家和上海岳母目前的状况。

  姐姐洪梅花在北京医学院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并与一位军官结了婚。“文革”开始后,她因“海外关系”受到冲击,被流放至新疆建设兵团工作,姐夫也被作复员退伍处理一同下放新疆。直至洪贵仁赴京前两个月,姐姐、姐夫一家才调回北京,姐姐被分配到一家医院当药剂师。当洪贵仁前去姐姐家做客时,才知道姐姐一家住在10多平米的小屋子里,厨房、卧室、卫生间都在一间屋里。由于房子太小,连一张吃饭的桌子都搁不下,姐姐和姐夫只能让洪贵仁夫妇坐在床沿上喝茶。

  而由于丈夫的早早去世,给洪贵仁的岳母带来了精神上的痛苦和生活上的孤单,就是这种负担,使得洪贵仁的岳母变得谨小慎微。由于孤身一人生活,年迈无助,又患上严重的气喘病,使远在海外的女儿、女婿无限牵挂,洪贵仁夫妇决定为母亲申请到香港定居。他们不停地给有关部门写信,请求批准母亲到香港,但一次一次地被拒绝。一晃几年过去,始终杳无音讯。

  既然国侨办的领导主动关心起自己亲属的情况,洪贵仁也就坦率地反映了问题。吴济生一边听一边点头,还不时地在本子上认真记下相关情况。

  这次宴请之后不久,国侨办就通过相关合法渠道为洪贵仁的姐姐、姐夫解决了住房问题。新房子宽敞明亮,设施齐全,把姐姐、姐夫高兴得合不拢嘴。不仅如此,洪贵仁在上海的岳母也很快被批准到香港定居休养了。

  在洪贵仁的心里,一直对热情诚恳的吴济生充满了敬意,因为这是一位把侨务工作做得深入人心的好干部。由此扩而大之,加之夫人蒋蕴华的关系,洪贵仁对嘉兴的侨务工作者也是十分敬重。当嘉兴澳门官网主席浦金英等领导邀请他担任澳门官网海外顾问及嘉兴市侨商会顾问时,他欣然应允。

  回馈全社会

  洪贵仁泛舟商海数十年,先后做过10多种不同的行当,可谓是与时俱“变”,百折不挠,并最终打造出自己的“航母”企业——印尼维查雅古苏玛集团。在他的“航母”后面,有一支在商海中劈波斩浪的“舰队”,这支“舰队”中的十余艘“舰艇”都堪称是“全副武装”的财富实体。

  多年来,洪贵仁在千岛之国的煤矿、森林、地产、电站、农产品进出口等领域叱咤风云,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作为印(尼)中经济社会文化友好协会的副主席,洪贵仁与两国高层保持着良好互动;他是印尼与中国经济交流的“连心桥”,为促进投资,实现“双赢”奔走呼吁、穿针引线,发挥着日益广泛的影响。

  事业上取得成功之后,洪贵仁不忘回馈社会,凡公益事业、社会活动都有他的身影,他是一位极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商人,回馈社会做慈善公益不遗余力。

洪贵仁:印尼侨领

洪贵仁和夫人蒋蕴华在印尼的留影

  洪贵仁热衷于为印中友好搭建桥梁,多年来他担任着印中经济社会文化友好协会副主席、印中投资协会总主席、中国东盟峰会主办者——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副理事长、印尼华裔总会名誉主席和印中商务理事会高级顾问等职务。洪贵仁与原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是上海财大的同窗好友,邹副总理出访印尼时,洪贵仁热情地接待了这位老同学。两人在印尼重叙友谊,架起了中国和印尼友好往来的桥梁。洪贵仁对中国有千万斤重的感情,体现在他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关注和助推。对于有求助于他的人,能做到的、合情合理的,他一定帮助。他说,这是“还债”,是“报恩”,因为他认为中国对他的成长和发展有密不可分割的关系。

  于是五年前,怀着“报恩”、“还债”的心情,洪贵仁与江西省中国中鼎公司合作联合开采印尼朋古鲁地下煤矿。

  洪贵仁在2011年获得三项国际荣誉奖状:9月,在广东肇庆世界华商领袖大会上获得的“2011年亚太最具社会责任感华商领袖大奖”,表彰他回馈社会作出的贡献;10月,获“ciputra最佳合作嘉奖”,表彰他与ciputra集团在中国嘉兴成立麟湖建设开发公司;12月,在中国江西省南昌市“中鼎萍乡煤矿”庆祝成立5周年时,江西省副省长向洪贵仁颁发了“最佳合作伙伴奖”。这些荣誉来之不易,也是数十年来洪贵仁努力创业、回馈社会,获得社会认可而获得的殊荣。

  洪贵仁说:“在庆祝基布特拉集团30周年暨徐清华(基布特拉)80大寿的宴会上,他们颁发给我的奖状,是表彰维查雅集团和基布特拉集团的成功圆满合作联营,这其中寄托着对嘉兴麟湖建设开发公司的巨大期望。我认为,我与江西在印尼的合作取得了成功,那么印尼在浙江嘉兴投资合作开发的项目也一定会圆满成功的。我这次来嘉兴,就是来看看麟湖开发的进度,回印尼后也好有个交待。”

  洪贵仁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深刻的、美好的。他爱印尼,因为印尼让他生存发展,给了他一个幸福的家庭;他感恩祖(籍)国,那是因为中国给他学识,给他贤惠的妻子,给他为印中友好牵线搭桥的机会。所以,年逾八旬的老人用他满腔的热血和全部的感恩热忱在不同时代、不同社会、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文化背景下踏出了一连串的艰辛与光荣并存的人生坐标,他在印尼荣获“2011年印尼十大华人精英”称号,当之无愧,实至名归。(作者系浙江省作协会员,《嘉兴侨商》主编)

上一篇:陈金妹:做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
下一篇:林蔓--葡萄牙的温籍律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