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进入侨情管理信息系统

骆建军

2010-07-20 16:41:04

赤子心 反哺情

——记诸暨籍海外创业学者骆建军博士

骆建军

  2008年,浙江奇创科技有限公司落户诸暨经济开发区。看似普通的奇创科技公司大楼,却是一个高科技创业中心,一个代表诸暨的科技硅谷!

  诸暨硅谷,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大胆设想,提出这一设想的是曾在美国硅谷创业的诸暨籍学者骆建军博士。

  骆建军,美国传奇公司副总裁、首席技术执行长、IT新贵。他白手起家,将自己的知识转化为资本,拥有着一家不浪费社会资源、产生高附加值的企业。

十年磨剑 锋芒毕露

  诸暨市枫桥镇,有“九里红枫,十里梅园,有山皆绿,无水不清。村前溪水游鱼可数,村后林木郁郁葱葱”的“田园情趣”,千百年来,这个人杰地灵之乡孕育了众多暨阳好儿女,骆建军便是其中之一。

  1987年,骆建军以学勉中学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系,并于1991年,考入杭州电子工业学院(即现在的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一个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一年后,成为电子科技大学历史上惟一一个提前一年毕业并拿到硕士学位的学生,免试进入浙江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1997年,骆建军拿到了博士学位。当时,国家正在大力建设八纵八横全国光纤通信系统、大力提高手机国产化,骆建军便进入杭州东方通信股份有限公司,成为该公司集成电路开发的创始人。1998年,骆建军开发了浙江省第一套自主知识产权的0.35微米工艺的光纤通信系统芯片,从而获得1998年浙江省“讲理想比贡献”先进青年荣誉,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张德江给他颁奖。

  此后,他成为国家重点项目手机核心芯片攻关的技术带头人。

硅谷求贤 自主创业

  2001年,骆建军接到来自美国“硅谷”的几家公司的聘书,邀请他担任高级集成电路设计师。“硅谷”是美国高科技人才的集中地,更是美国信息产业人才的集中地,一批又一批科技专家聚在一起,用活跃的思维互相切磋,迸发出创新的火花。

  骆建军在通信领域成绩,让“硅谷”敞开大门欢迎;“硅谷”的创新氛围、人才资源也吸引着骆建军。骆建军对自己说:“我去取经,我去学习,但最终我要回来,要带大家做出真正国际水平的集成电路。”2001年,骆建军踏上了去美国之路。

  虽然在美国公司工作待遇都不错,但是,骆建军觉得,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必须要尝试在硅谷创业。

  2002年底,骆建军和朋友创办了Baleen Systems Inc公司,致力于数码存储技术集成电路芯片开发,参与了数码存储产业革命,其芯片直接应用于数码相机、手机、游戏机等的存储卡中。

  2004年,骆建军回杭州成立了分公司。2005年,Baleen公司创造性地把USB盘和SD卡的功能集成在同一颗集成电路上面,采用0.18微米工艺,在3毫米×3毫米的面积上做出了超过3百万个晶体管的芯片,成为全世界第一颗USB和SD集成在一起的单芯片集成电路,至今畅销全球。

  这个芯片是百分之百出自骆建军和他手下的中国技术人员。骆建军说,我们用事实证明,我们十几个中国人,有国际水平的技术,一样可以创造国际一流的产品。

异乡住客 赤子之心

  身在美国的骆建军也时时关注着中国发生的一切,四川省汶川县发生8.0级强烈地震后,诸暨澳门官网一发出“我为四川震区献爱心”的活动倡议书,他就立刻来电,委托妹妹捐款1万元。

  有着这样一份仁爱之心、赤子情怀的骆建军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家乡诸暨。

  在海外,骆建军总是对人讲,我们诸暨远古时候就是越国的粮仓,不仅仅有美女、有丝绸,别的地方稻米用斗量就不错了, 去诸暨珍珠市场看看,连珍珠都是用斗量的,哪个地方可以丰裕到这样子的地步?

  到美国的第一年,骆建军的父母以为美国即便什么都有,诸暨特产香榧总不会有的。于是,妹妹骆丹君满腔热情去买了香榧,连带马剑茶叶和一些小孩的衣物,航空邮寄过去。后来骆建军全家在逛永和中国超市时,发现居然在货架上有很多包香榧。从此他年年品尝,一边感受家乡特产的亲切,一边抒发中国商品遍布世界的喜悦。

  中国服装在美国销路很好,但让骆建军感到遗憾的是中国服装价格被压得很低,这让他不禁想到自己的家乡诸暨,诸暨是一个服装大市。在美国看到诸暨五美元的纯棉衬衫、十美元的真丝内衣,骆建军便如看到滴汗劳作的乡亲那脸上的皱纹,他真希望有一天,能够在美国的商店看到有单价上百美元的诸暨产衣服……

  更让骆建军心中隐隐作痛的是中国的信息电子产业,一块比豆腐干小的电脑芯片,卖400美元,是3000多人民币;相比之下,1公斤大米只卖两元人民币。一吨半白花花的大米装成车皮出去,换得人家“豆腐干”一块。这不忍计算的交易诱发了一股强烈的要在家乡创业、带动家乡提高科技水平的愿望,再骆建军心中挥之不去。

  在骆建军心中,一直有很多关于诸暨的梦。

  他希望诸暨运出的每个集装箱,都是价值百万、千万,而不是数千人一个月的汗水,换来别人一皮包高科技的东西。

  他希望诸暨能够有一个像度假村一样的高科技园区,里面的人来自世界各地。

  他希望诸暨学子,大学毕业能够在诸暨找到称心的工作,而不是每年那么多的父母为孩子的工作操心……

情系诸暨 慈乌反哺

  骆建军在国内工作时曾经出差去美国,初次领略久慕的硅谷,这才知道,原来这个“硅谷”其实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外貌,高楼大厦还没有诸暨市区多。要不是参观了英特、思科等几家国际著名的大企业,看到动辄数十亿、数百亿美元的产值,真不会把硅谷放在眼里。因为“无形的东西和智力的创造性可以放大,而固定资产只能折旧”这样的理念深深地烙在骆建军心底。

  骆建军知道,不只因为才华横溢的个人,也不只因为聪明绝顶的投资商,是一种观念成就了硅谷。现在,个人已经取得成功的骆建军也想用这种观念成就自己的家乡——诸暨,借鉴硅谷的理念,在诸暨打造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IT样板企业。

  中国并不缺高科技人才,关键在于拥有一套高科技公司、产业运作的组织体系。而诸暨这个东南沿海的县级市在传统制造业发展了30多年后,正在孕育新的经济增长点,而庞大的制造业腹地,也为高科技产业提供了支撑。在诸暨澳门官网主席雷剑锋牵线,知名企业家赵林中推动下,骆建军和美国合伙人,决定在诸暨创办了一家新的IT企业,一个科技创业中心。这个科技创业中心将大力引进和支持高新产业,重点围绕半导体集成电路核心技术的数码存储产品、精密数控产品。一旦成功,将带动诸暨的产业提升,诸暨市将有望成为全球电脑行业的“明星”。

  有人劝骆建军说,诸暨是小地方,要人才没人才,地理位置也不及杭州、上海。骆建军回答“我们诸暨人就是有自信!”

  骆建军说,美国硅谷坐落在距离大城市旧金山50公里的地方,原来是葡萄园和荒地;台湾的新竹科学园区,也是在台北南方1小时开车路程的地方。类似日本当初的工业和交通形态,长三角的二三线城市正在经历高速铁路、公路带来的1小时2小时经济圈改造,诸暨和杭州距离1小时,杭州和上海距离2小时,有产业基础的二三线城市将很快融入这些经济圈,具体体现就是成功转型和提高产业技术含量。如诸暨是全球最大的绣花机生产基地,但其产品一直处于中低档阶段,零售价仅为日本高端产品的六分之一。若能够借助核心的IT技术提高技术含量,绣花机的附加值将会成倍提高。

  奇创科技由科技研发中心和产业化中心两部分构成,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工厂,而是各种科技研发、试验和生产的基地。整个基地没有传统工业的嘈杂和庞大的厂房,只有外表平常的办公楼。在建的奇创科技事实上并非是一个单一的企业,它将扮演的是诸暨经济开发区的科技孵化器角色。孵化器的定位是扶植小企业和创意,当研发完成后,通过政府等力量继续扶植,进入产业化阶段,并完成起步阶段的市场推广和生产。而生产上规模后,就移出孵化中心,在诸暨经济开发区里将其打造成大公司。作为一个开放式的平台,骆建军希望这里有更多的创业者到来。而基于现实,奇创科技自己的团队以及由其引进的一些创业公司,将首先进驻孵化器。

   “它相当于一个科技超市,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科技公司,需要这些核心技术的可以到里面挑。”骆建军用一个有趣形象的比喻概括了奇创科技的核心作用,“这个科技超市,首先要保证我们直营的店铺是好的,吸引人气,形成良性循环。否则,没有人进去。”

  诸暨与美国,两者巨大的文化差异,经济发展模式的不同,使得骆建军在诸暨的企业充满了实验性的气息。“在传统制造业发展了30多年后,我们正在探索一种新的可能性。”骆建军对于未来寄予的期望。

  诸暨的高科技,需要一个氛围,一个事业的舞台,有了事业舞台,人才就来了。骆建军说,人才不是给个住房就能来的,靠一套住房就来诸暨的不是人才,因为人才不是这个价格,人才需要的是一个能飞翔的天空。这个科技中心能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也提供了一片天空,能激起诸暨市科技开发和创业的波浪,让诸暨的科技产业沸腾起来。(诸 侨)

上一篇:朱 侃
下一篇:万岩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